翻页   夜间
同舟文学 > 横扫晚清的无敌舰队 > 第一六七章 回访日本(中)
    就在秦铮在日本频频参加会见,出席社会活动的同时,叶岩福也和日本藏相高桥是清展开了商贸协议的谈判。而且和秦铮参加的活动都是一派和平、友好的气氛不同,双方的商贸协议谈判却是剑拔弩张,寸步不让。因为从谈判的一开始,双方就产生了相当大的分歧。

    日本的希望是华东**能够放宽资产资源,由其是煤碳、铁矿、铜矿等日本最需要的资源,以及生丝、棉花等生产原材料的出口限制,并且降低这些物品的出口关税;而对日本出口中国的主要商品如布匹、棉纱、纺织品、纸制品,则要求华东**降低、甚致是免除进口关税;同时日本还希望华东**能够多进口日本生产的机器设备、成品钢铁等工业产品。另外日本还希望能以日元作为双方贸易的结算货币。

    这样才能让日本以最低的价格从中国进口矿产资源,生产原材料,而且自已生产出的工业产品又能够大量出口到中国,又能以较低的价格占领中国的市场。不仅可以平衡购买矿产资源,生产原材料支出,还可以达到贸易顺差,并且还能用日元占据中国的贸币市场。

    但这样要求华东**肯定是不会答应。虽然现在华东**生产的工业产品在国际上还没什么竞争力,出口主要是矿产资源和生产原料,但华东**对矿产资源和生产原料的出口管制的比较严格,并不是为了赚取贸易顺差而无限量的出口,每年都会对当年出口的矿产资源和生产原料预估个固定的数量,然后分派给需要购买的国家,如果没有特殊事件,一般是不会购买国家的增配额;而且在出口关税上,也经过了仔细的计算,大体和国际通行价格保持一致,让自己的矿产资源和生产原料在国际市场上有一定的竞争力,同时又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。

    华东**这样的安排,一方面是因为元老们都知道,靠出口矿产资源和生产原料是不能长久的,归根到底还是要发展工业化,出口工业产品,而为了不使华东**过于依出口矿产资源和生产原料,才要限制矿产资源和生产原料的出口数量,也是逼迫自己加速发展工业;而另一方面,华东**现在对外汇的需求也并不大,尽管现在华东**每年都需要进口大量的机械设备,但现在中国使用的货币是白银,这本身就是国际通行的金属货币,华东**虽然发行银元,但却还是以白银为基础,只是在建立了一定的国家信誉之后,逐步以纸币取代了银币,而白银就作为对外购买的货币。

    当然这样的做法也并非长久之机,因为华东**毕竟成立的时间不长,根基不稳,另外民众对纸币的信任度仍就不高,在经济情况良好,社会稳定时还没有什么,一但有风吹草动,就会引发兑换银币的热潮,形成挤兑,而**如果没有足够的白银储备做为锚定基金,是很难应对这样的危机。

    但华东**成立以来,先是击败八国联军,收回天津租界,并没收了租界里的外国资产,以及各国支付的赎俘费用,从而获得了一大笔外汇资金,后来爪哇护侨又从荷兰那里获得了一笔赔偿,加上那时华东**的规模并不大,实际只有一个山东省,利用这些外汇,再补充一份白银,基本足够对外购买的资金,同时还能保留必要数量的白银,以应对可能发生的危机。

    在远东战争之后,华东**得到了巨额的赔偿资金,外汇储备极为充足,可以说未来至少5年以内,基本都不会为外汇担忧,而5年之后,华东**的第2个五年计划完成,生产出的工业产品将会有一定的竞争力,可以靠出口工业产品赚取外汇了,另外工业发展了,能够提供的社会产品丰富了,这样也就无需储备大量的白银做为锚定基金,因此也能用白银换取进口。

    而华东**对进口的商品也有严格的控制,对华东**所需要的机器设备、零备件、粮食、钢铁制品的进口关税很低,有些甚致是零关税,因为这些都是华东**短板,因此对进口自然不会加以限制,而对布匹、棉纱、纺织品、纸制品,这类轻工产品,由于华东**正在发展,而且也有较大的产量,尽管还不足以垄断国内的市场,华东**对这此商品的关税相对较高,以确保进口的这些商品的价格略高一些,这样保障华东**自身的产业发展,当然不可能答应日本的要求。

    至于日本要求华东**多进口日本生产的机器设备、成品钢铁等工业产品,这一点华东**到没有拒绝,因为这些本来都是华东**需要的,日本的这些产品在质量上虽然比欧美国家的差些,但由于距离中国较近,运费低,价格也要便宜一些,但华东**不保证购买的俱体数量,一切都由市场说了算,但对这些商品都可以享受大幅减税的利益。

    而日本提出的,以日元做为双方贸易的结算货币,华东**的谈判团也予以了坚决的拒绝,而是坚持以英法美德四国货币,以及黄金、白银为结算货币,小日本这算盘也打得太精明了。

    华东**对日本提出的要求则是贸易对等,全面开放市场,毕竞现在华东**的商品在日本无论是质量还是价格都没有什么竞争力,因此也无从追求太细致的目标,只用一个贸易对等原则全部覆盖了华东**的述求,主要还是为将来华东**发展起来之后,全面打入日本的市场做准备。同时还提出,开放市场,贸易对等的原则,不仅适用于日本的本土四岛及所属岛屿,也包括由日本控制的朝鲜半岛、琉球群岛、台湾等地区。

    日本对开放市场,贸易对等的原则,在原则上到是不反对,但拒绝将朝鲜半岛、琉球群岛、台湾等地区包扩进来,因为日本人很清楚华东**这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着眼点并不在于和这些地方发展贸易,而是借发展贸易之机,向这些地方的民间社会渗透,这当然是日本不能接受,而且日本反过来要求华东**停止支持朝鲜复兴社,并将朝鲜复兴社的首脑人员引渡到韩国受审。

    原来在远东战争结束之后,以金昌洙为首的一批朝鲜人在华东**的支持下,成立了朝鲜复兴社,总部设在沈阳,立志于驱逐日本势力,让朝鲜半岛恢复独立自主,建立现代国家。原来随人民军从朝鲜半岛撤回的朝鲜人就多达万余人,因此不仅建成比较完善的组织,还编制了一个团的军队。

    由于在上海谈判时,在协议中规定,朝鲜半岛对华东**开放,华东**可以在朝鲜半岛投资经商,建立商行等,这就给朝鲜复兴社的潜回朝鲜半岛活动提供了大量的便利条件,他们持华东**的护照,以商人的身份回到朝鲜半岛,在暗中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,号招有志之士反抗日本,并建立秘密组织,吸收人员,组织人员偷渡鸭绿江,投奔华东**,加入朝鲜复兴社。

    在朝鲜半岛的日本人对这些活动当然也会有所察觉,但他们对持有华东**护照的朝鲜人却很难下手,因为华东**设在汉城的总商会,都会以华东**保护本国公民的名议出面干涉,因此除非是有非常确凿的证据,才有可能抓捕审讯。毕竞现在日本对华东**还是相当忌殚的。

    另外日本虽然控制了朝鲜半岛,但朝鲜李朝尚在,在名议上李朝才是朝鲜半岛的最高统治者,虽然日本可以通过控制李朝来控制韩国上层,但对中下层社会的控制力度还很有限,朝鲜复兴社的背后有华东**的支持,在韩国的中下层社会中又能找到广泛的支持,这也让在朝鲜半岛的日本人相当头疼。

    于是在这次的贸易谈判中,日本方面将这一条做为日本的条件提出来,但华东**当然不会接这个包袱,叶岩福立刻就以这是贸易谈判,不涉及政治问题,如果日本**要谈这方面的问题,应在与秦铮的会谈中提出来,和秦铮协商解决。

    叶岩福这么一说,高桥是清也就不好再提了,其实日本将朝鲜半岛的事情放在贸易谈判中提,而不是放在与秦铮的会谈中提出来,就是不希望破坏双方友好、和平的会谈气氛,但现在叶岩福明显看破了这一点,硬是不接招,也让日本有力无处使,而且也不能为了朝鲜半岛的事情破坏双方的贸易谈判,因此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不过虽然不再提朝鲜半岛的事情,但在贸易方面,双方的分歧依然十分严重,而且谁也不愿意让步,因此一连谈了五天,除了日本在原则上同时开放市场,贸易对等的原则,其他方面就乏善可陈了。而这时秦铮在日本的访问也告一段落,毕竞该会见的都会见了,该谈的也都谈了,该表达的善意也都表达了,再留在日本,也没有多大意义,无非就是作秀而已,因此秦铮决定先行回国,留下叶岩福在日本,继续谈判。
    木林森444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https://www.tzwx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