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同舟文学 > 慕微澜傅寒铮 > 第1022章 虐渣小能手
    纪深深去姑姑家拜年,拿了厚厚的压岁钱红包回来,一进家门,就看见站在飞盘靶子边瑟瑟发抖脸色苍白的简纯。

    “简纯?你怎么在我家?”

    简纯与纪深深同岁,都是北城一中高二的学生。

    这个简纯是个白莲花,性格不讨喜,纪深深一直与她不对盘。

    纪深爵倒了杯红酒,修长手指握着杯身轻晃,醒了醒红酒,喝了一口,瞥眼丢了句:“他们是爷爷请来的贵客,你少招惹。”

    纪深深傲娇着小脸,走过去将随身塞满压岁钱的小包包丢在一边,道:“贵客你还把人家吓成这样。”

    地上掉着一个苹果,飞盘靶子上插满了飞镖,再配合简纯现在的表情,八成是被纪深爵当成了人肉靶子。

    简纯咬了咬唇瓣,咽了口唾沫问:“深深,你是不是不喜欢我?”

    纪深深:“知道还问。”

    简纯一脸楚楚可怜的样子,双手攥着冬短裙的裙摆,有些局促不安:“可是我没有惹你生气过吧?我做什么了,你不喜欢我?”

    纪深深瞅了她一眼,“你没做错什么,我就是不喜欢你而已,你也用不着我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简纯将嘴唇咬的生白,心里窝火,可又不敢发作。

    这里是纪家,纪深深才是大小姐,跟纪深深比起来,她像个山寨版的千金小姐。

    纪深深数了数压岁钱红包,向纪深爵炫耀:“哥哥,我让你跟我一起去拜年你不去,你看你损失了一大笔!”

    纪深爵白了她一眼,“财迷。”

    纪深深藏好自己的压岁钱,嘟囔了一声:“还不是你抠门,一个月就给我三千块生活费。”

    “多给你点,你就开染坊,上次的事我还没教训你,再被我发现你去酒吧蹦迪,我打折你的腿,让你坐着轮椅去蹦迪信不信。”

    纪深深小脸抽了抽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老男人,太惨无人道了!

    纪深深抱着一堆红包,跑上了楼。

    谁爱去蹦迪,还不是想去酒吧找容岩哥,结果容岩哥跟一个穿着火爆的辣妹打的火热,气死她了。

    容岩哥说,拿她当妹妹。

    纪深深看了眼自己的对A,小脸皱了皱,是她太小了吗?

    可是她还小,以后会长大的嘛。

    就那么嫌弃她。

    她可没把他当过邻家哥哥。

    她还小,她还小,过完年,她都十七了还小?

    那男人为什么每次都用看小屁孩的目光一样看着她。

    小屁孩会偷偷亲哥哥的唇角吗?

    纪深深爬到床上,安慰自己,算了,慢慢追,她总会追到那男人的。

    近水楼台先得月,她只要跟着哥哥混,就肯定能接触容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吕琳和简纯离开纪家后,纪申国将纪深爵叫进了书房。

    “找我有事啊?”

    纪申国瞥了他一眼,看他全身不着调的带着匪气,用拐杖打了下他的长腿,皱眉道:“跟你说件正事,别成天一副没个形的样子,吊儿郎当的。”

    “挣钱不吊儿郎当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堵的纪老爷子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纪申国叹息了一声,面色沧桑却威严道:“过了年,你也二十六了,年纪也不小了,我之前找了那么多世家小姐跟你相亲,你就没看上一个?”

    “爷爷,我可是独身主义,不好结婚,有必要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?”

    纪老爷子横了他一眼,“没个正行!你可是纪家长孙,你爸爸不在了,你结婚的事情也只有我/操心了,若是你爸爸还在,这事儿我也懒得催你,传宗接代是必须的,再说,结婚的意义也不仅仅是传宗接代,你总是独身一个人,我就不信你真不寂寞。”

    纪深爵笑出了声,胸膛震动,笑的邪气,“爷爷,你问它寂不寂寞。”

    纪深爵拍了拍胯……那啥,动作匪气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纪深爵,你要不要脸!”

    纪老爷子一拐杖挥过去,被纪深爵笑着躲开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,我真觉得,结婚这种事是个枷锁,也许有一天我会想结婚,但绝不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纪老爷子沉了口气,斜了他一眼,道:“你看简家的女儿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简纯那小姑娘挺文静的,不是挺好的吗?何况人家母亲救过你的性命,你要不要跟简纯试试?感情都是需要培养的,你们年轻人讲究那什么一见钟情,哪里有这种感情?”

    “连最起码的冲动都没有,这两个人搁一块儿,得多无聊。”

    纪老爷子白了他一眼:“你真难搞!”

    “我不难搞的话,这会儿纪家的门都被那些女人踏破了。爷爷,那些女人要是进了纪家的门,你可没消停日子可过。”

    纪老爷子:说不过他。

    纪深爵从沙发上起身,步伐慵懒的朝书房门口走,“没其他事,我先撤了。”

    纪老爷子叫住他:“深爵,简纯你好好考虑一下吧,你老大不小了,心也该定定了。”

    纪深爵步伐一顿,侧身回眸看着纪老爷子,道:“吕琳过来就是提这事儿的吧?”

    “是,她是你的救命恩人,我也不好当面驳她。”

    “简纯想当我女朋友,她要乐意的话,我也无所谓。”反正左右是个挂名女友,他以前多得是。

    有个挂名女友,耳根子都清静几分。

    纪老爷子以为他对人姑娘也不是全无意思,“那我就当你是答应跟人家试着交往了。”

    “随便,你们爱怎么想怎么想。”

    撂下这句话,纪深爵就出了书房。

    并不在乎简纯要不要当他女朋友这件事,搞得仿佛他并不是这件事里的男主角一般。

    纪深爵最大的本事,是在一段复杂的关系和感情里,置身事外,隔岸观火,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所以一个挂名女友,他向来无所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大年初一的晚上,言欢手机微信里收到一条简纯的消息。

    简纯:“姐,爵爷让我做他女朋友,还说以后会娶我,我现在已经是他的未婚妻啦。”

    口气,得意至极。

    摆明是了来炫耀。

    言欢唇角微勾,毫无波澜的回了她一句:“是吗,那恭喜你。不过,既然纪深爵都成你未婚夫了,为什么他还会经常出现在我床上?”

    语气轻佻又坦露,丝毫没有羞辱。

    那头的简纯,没了声儿。

    被气的脸色涨红。

    最终,忍不住骂言欢:“你真不要脸,勾/引别人未婚夫!”

    言欢微笑的回了句:“你未婚夫自己管不住下半/身,总不能赖我不要脸不是?”

    言欢本想把简纯拉黑。

    但又想,本就是个无关痛痒的人,拉黑她做什么,给她长脸?

    于是,言欢不仅没拉黑她,还去朋友圈晒了张转账截图。

    是除夕零点那天晚上,纪深爵给她的转账记录。

    文字:爵爷给的压岁钱【/爱心】

    简纯看见这条朋友圈时,气得咬牙切齿,恨不得将言欢的血肉撕碎了在嘴里嚼烂吞下去。

    纪深爵恰巧也看见了那条朋友圈,薄唇微勾。

    给言欢发了条消息:“这么喜欢我给的压岁钱?”

    言欢:“……”

    没过三秒钟,纪深爵又转了一万给她。

    言欢:“为什么又给我钱?”

    纪深爵:“心情好。”

    言欢:这是个美丽的误会,但她不打算解释,毕竟,钱香。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https://www.tzwx.net
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,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